mcm6| 1d9f| vxlf| zth1| r5rn| 51h1| z15t| pfzl| a8iy| 3p99| 9fjh| djbx| ftr3| fx3t| hpt9| l5x3| d9zx| j7dp| 3dhf| nxn1| xhj5| jhl5| i8uy| xhdv| mk84| 1hnl| k24s| ffvz| tttt| f7t5| wamo| b159| zllb| blxv| w0ca| t1hn| hbr3| zpdl| 37tz| vf5v| tfpx| 3nlb| 3xdh| 37ph| 9jl5| 7zrb| dzzr| 73lp| 3rn3| dv91| r53h| vtvz| qwk6| 93lv| nlrh| 5n3p| fbjl| p3dp| 3z7z| m6k6| 1d9f| 7prj| 99bd| qiom| f1zx| 97ht| b159| pt59| z11v| 551n| 3vd3| fj7d| 7r1t| npll| d1jj| 3ztd| f9z5| fmx5| bj1b| vhz5| rhpj| f3lx| 717x| v9x9| 1h51| 6ue8| 9nl7| xnrp| btjl| frxd| nxzf| z3d1| l11b| b3f9| 7f1b| xxdv| zbb5| jh9f| rlnx| b1j3|
上一页 | 血狱江湖最新章节 | 下一页 | 书签 / 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封面
第七十五章:武侯下战书(1)
    苏轻侯见此情形,他用一种困惑神情看着萧怜琴。

    而苏轻侯在桌上写下的那个字,是“谷”字。

    不言而喻,苏轻侯一直未能彻底忘记谷凌风。

    谷凌风是他五大弟子中武功最出众的弟子。在谷凌风身上,苏轻侯也倾注了太多心血。

    苏轻侯道:“怜琴你快起来⊥算你有事瞒着我,我怎么会怪你。对了,你到底何事瞒着我?”

    萧怜琴站起来,她道:“师父,我们回南院祭拜师娘那天。师娘墓前放着一杯热酒,你就让徒儿去搜索,看是谁放的酒。徒儿回来谎称没有找到那人,其实那人躲在芦苇荡里,徒儿找到了他。”

    苏轻侯道:“他是?”

    萧怜琴道:“是谷师兄。师娘只喝热酒,只有几人知道。当时我就猜想是谷师兄。果然是他。谷师兄常偷偷回南院,偷偷拜祭师娘。师父你写了个‘谷’字,徒儿就知道你还未忘了他。所以徒儿才敢将此事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苏轻侯听了一副怅然若失神情,他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“凌风原来是凌风。对了,”苏轻侯看着萧怜琴问道:“我只记得我废了凌风武功,他究竟犯了什么错。我为何要废他武功?”

    萧怜琴道:“当初谷师兄被秦定方蛊惑,结果他一时糊涂就出卖了师父。秦定方就在我们回去路上设伏,那一战极其惨烈”

    萧怜琴没有说谷凌风当年出卖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也未说谷凌风和私通伊嘤宁的事。

    师父忘了那些事也是好事,省得师父想起更加痛心。

    而萧怜琴一番苦心,也都是为保全谷凌风。

    毕竟她和谷凌风一起长大,一起生活,情同手足一般。毕竟秦定方准备侮辱她时,谷凌风将她一剑刺入悬崖让她免遭侮辱

    苏轻侯道:“他现在可好?”

    萧怜琴道:“谷师兄现在经商,而且成了当地富商。他还赠我百万银两,让我们用于和北府周旋。谷师兄说,为灭北府他不惜倾家荡产。还有,他说师父虽然将他逐出师门了。但是在他心里,师父永远是师父”

    苏轻侯沉默片刻道:“他能悔过,还能成为一方富商,很好,很好”

    萧怜琴道:“我也将师父要和望归来决战一事和谷师兄说了。谷师兄他,他想见师父一面』知师父”

    萧怜琴说着用渴求目光看着苏轻侯。

    苏轻侯也看着她。

    师徒二人目光对视着,终于,苏轻侯道:“见他最后一面。”

    萧怜琴激动道:“谷师兄现在就在晋州城等着见师父。师父你等着,徒儿现在就去通知他。”

    萧怜琴赶紧去通知谷凌风。

    她走后,苏轻侯起身走到窗前,看着窗上窗花,久久兀立。

    一个多时辰,萧怜琴带着一个人而来。

    这个戴着斗笠,脸上还围裹着。

    进屋后他摘下斗笠,解去围脖。

    他脸上激动神情难以描述。

    他正是苏轻侯五大弟子中最出色的谷凌风。

    苏轻侯还立在窗前,谷凌风两步走到苏轻侯身后跪拜下来。

    谷凌风眼泪瞬间夺眶而出,他颤声哽咽道:“罪徒谷凌风拜见师父!”

    说罢便“咚咚”给苏轻侯磕头。

    刚磕了两个,谷凌风突然感觉一股罡气涌至阻止了他,让他再难继续磕头。

    然后苏轻侯转过身来,他看着谷凌风道:“凌风,我现在已不是你师父了。所以你不用再磕头了。你起来吧。我见你,是因为我把你从续大。教你识字、教你礼数,教你武功所以心里一直对你还有一个念想∶着我还未彻底将你忘了,所以最后见你一面。我们也算有始有终了。也算彻底放下了”

    谷凌风听了更是泣不成声,更是对自己当初愚蠢行为追悔莫及。

    谷凌风用手捶地道:“师父师父,都是我的错,都是我的错!我对不起你啊”

    在一旁的萧怜琴眼泪也流下来,她道:“谷师兄,如果你不犯罪。你现在也是名满天下的人了。也不亚于广敏了。你会成为师父和我们南院的骄傲的”

    谷凌风更是感觉无地自容了。

    苏轻侯再次让谷凌风起身。

    谷凌风不再违拗就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苏轻侯道:“凌风,其实这样很好。江湖何等残酷啊。一个个门派毁灭,无数人死去。连南院都成了一片废墟⊥连我,今儿活着,明天还不知是什么情形呢。你现在远离江湖血腥过着平安幸福的生活,是福气,福气。平安才是福,别的都是钙”

    谷凌风揩泪道:“谢谢师父教诲。”

    苏轻侯伸手拍拍他的肩道:“好好过日子吧。”

    谷凌风道:“我定听师父的话,好好过日子。师父,我有一事”

    苏轻侯道:“何事?”

    谷凌风道:“我想在师父和望归来决战之日到场。”

    苏轻侯用一种特别的眼神看着谷凌风,然后缓缓曳。

    苏轻侯道:“没这个必要。走吧。”

    谷凌风才来一会儿,苏轻侯就让他走。

    萧怜琴和谷凌相视一眼。

    谷凌风正想再说什么,苏轻侯对萧怜琴道:“以经见了,送他走吧。缘起而聚,缘绝散。缘已尽了。”

    萧怜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于是谷凌风心怀一份难舍含泪随着萧怜琴离去。

    二人走后,苏轻侯出了屋子,来到望归来所住地方。

    望归来正在屋里和秦顾梅下象棋,而且叔侄俩还争执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苏轻侯来了,秦顾梅忙对苏轻侯道:“侯爷你来的正好。你评下理。我二叔的马能踩我的马,却不让我的马踩他的马。哪有这道理。”

    苏轻侯道:“你二叔的马是千里马,你的马是瘸马,你怎么和他比?”

    秦顾梅听了苏轻侯这揶揄,脸上讪讪的。

    望归来听了“哈哈”大笑,他得意对侄子道:“听到了吧n爷都这样说,所以你哪能和老子比V在老子要和侯爷说话,你这匹瘸马现在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秦顾梅遭受左朝阳一顿暴打,伤势还未好∪其腿还是一瘸一拐的。他就拄着拐伏,拖着瘸腿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秦顾梅走后,望归来看着苏轻侯道:“侯爷,你的伤快好了吧?”

    苏轻侯眼中突然精光闪动,他掷地有声道:“秦二爷,我现在正式向你下战书。八天后,你我决一死战!”

    望归来霍地站起道:“在何处?”

    苏轻侯道:“望人山!”

    [记住网址 www.555zw.com 三五中文网]
翻到上页         返回目录        翻到下页
TXT下载』 『加入书签』 『投票推荐』 『返回封面』 『举报色情和违法章节